<th id="9ayp9"></th>

    【百晓生の杂谈】青春会老,游戏不死

     





    小时候,我很爱看武侠小说,觉得里面白衣飘飘仗剑走江湖的大侠们,实在忒有范儿。于是偷偷裁掉了老爹的白衬衫,做成披风,拿着一根鸡毛掸子幻想着在匡扶正义。

    结局当然是Bad?End,那根鸡毛掸子不出意外的成为了我妈用来揍我的武器。一个懵懂少年的大侠梦就这样被一根鸡毛掸子给抽成了碎片。
    但幸运的是,
    还有那么一个地方,
    小心保管着我的梦想。
    这个地方,叫做游戏。
    今天我打算聊聊游戏,和它承载的记忆。


    对我来说,游戏实在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小到文曲星上的黑白棋,大到墨菲斯上的VR游戏,都是这个概念的组成部分。

    当然,我对游戏最初的记忆,还是从像素游戏开始的。

    小时候家里有一台老旧的FC,机身性能已经老化到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每次在插入那盘“40?in?1”的卡带时,我都会花上几分钟清理卡槽,否则很有可能会出现马里奥在踩蘑菇的时候踩出一片马赛克的情况……

    但即便如此,这台FC也是我游戏人生中的启蒙老师。

    我学会了用“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来召唤30个大汉闯关,也学会了如何在马里奥解救完公主后放点不一样的烟花。

    FC几乎承载了我童年时光中所有的美好记忆,而在接下来的岁月中,电脑则当仁不让的成为了主角。

    早先的电脑并没有i7四核这样的黑科技配置,那时的网吧也还不叫网咖,里面没有穿着制服的漂亮姐姐来劝你办一张全年8折的会员卡。

    一群连200字的英文课文都背不顺溜的小屁孩,却能一边熟练的说出
    “operation?cwal””show?me?the?money”


    这种不明觉厉的词组,一边用手指抽筋的速度疯狂蹂躏可怜的双飞燕鼠标。

    从《英雄无敌》到《帝国时代》,从《雷神之锤》到《红警》,我在一个又一个的游戏中乐此不疲的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指挥官、车手、王牌特工、侠客甚至是市长。

    玩《刀剑封魔录》的时候,第一次知道原来连招是可以自己用鼠标画出来的;玩《模拟人生》的时候,第一次知道原来明星和乞丐之间只差一个数值的距离;玩《盟军敢死队》的时候,第一次知道原来眼神真的可以杀死人。

    还有《剑侠情缘》里花姐和丐哥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魂斗罗》里肌肉大汉的基情……





    游戏之于我,并不仅仅是一种消遣放松的方式。它承载了我儿时关于美好的记忆,也满足了一个男孩想要成为不一样的自己,这个看似很难实现的心愿。

    每一款经典的游戏,每一个熟悉的角色,都能让我回想起那些与游戏形影不离的日子。而那些美好的记忆,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老去。



    点击“阅读原文”,体验重温曾经的游戏时光


        关注 游戏百晓生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江西福彩15选5转账给私人帐号_江西福彩15选5专业彩师 Uber起诉纽约| 王自如| 篮坛之氪金无敌| 法国逆转澳大利亚| 女学生机坪丢硬币| 新视觉| 四个全面| 李毅| 华为发布mate30| 抖森疑遭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