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ayp9"></th>

    每周>60小时!医生工作强度完爆996

     

    来看看医生这种拥有“神肝”的职业吧!...




    导语:来看看医生这种拥有“神肝”的职业吧!

    当下,996的话题正引发全网热议,基于不同的立场的各个群体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支持与反对者皆有之,大有大打出手之势,连人民网吓得赶紧下场拉架了...

    只有医生在隔岸观火,基本处于“关我啥事”的状态,加班值班完全是日常啊,有啥稀奇的?

    什么夜班仨阑尾接上手术日,什么负责的患者突发意外状况,还有一周入住63,天天通宵写病案......

    医生平均每周工作时间超过60小时了解一下?

    特别是三级医院,简直是一直处于“战时状态”,大多数(72%)有着超级神肝称号的医生都出自这里,其中每周工作超过80小时的也不在少数。
    你的肝咋样?

    数据来自2017年《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
    同时,医生还是一种与假期无缘的生物,休假是不可能休假的,患者的病痛又不会放假,也就是不停地加班才可以勉强完成工作的样子。
    你休过年假吗?
    数据来自2017年《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
    这个种群中还有一种堪称“神奇生物”的分支——“住院总”,所谓住院总啊,就是24小时总是在医院,以院为家,住在医院的意思。
    你的神奇生物图鉴(素材来自网络)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高强度的临床工作真的没有问题吗?这正是很多人担心的事情,上个月《新英格兰》就发了一篇关于住院医师加班是否会影响患者预后的整群随机非劣效性试验。
    医生加班影响患者预后吗?


    试验将住院医师分为轮班16个小时内的标准值班组和超过16个小时的弹性组,统计了他们一年工作时间里负责的患者的预后情况。

    结果发现加班再长时间,作为医生的责任也是不会落下的。
    有啥影响?
    两组患者30天死亡率差异在1%以内(非劣性上限)
    而7天再入院率、患者安全指标、医疗保险支付等次要终点的差异也在1%以内。

    所以这个研究是想证明啥,可以放心地使劲压榨住院医生吗?反正也不会对患者预后造成太大的影响......

    PS:主刀医师在重大的手术前还是要好好休息的,不然手术过程中出现感染、损伤、出血等并发症的可能性就会增加2.7倍。

    最熟悉加班的中国医生就是用着有限的生命加着无限的班才负担起这么多人的健康责任的啊。

    可是,代价是什么呢?
    医生的预后呢?
    又有多少人会去关心?
    工作可分很多种,有费体力的,有耗心神的,有些相对比较轻松如门卫,而有些比如外科医生就必须长时间集中注意力,一场手术下来,身心俱疲。

    所以长时间加班的医生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极限压榨自己的身体,这必然会给身体带来严重的损耗。
    承担了14亿人的健康的这个职业,仿佛把病痛都转移到了自己的的身上。

    根据卫生部的调查,4032名受访医生中,25%患有心血管疾病,约50%有高血压,40岁以上医生的患病率比常人要高一倍。

    绝大多数医生认为工作对自身的健康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你健康(幸福)吗?
    数据来自2017年《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
    而这些归根结底是睡眠时长与质量的问题,根据2017年的《中国医生生存现状调研报告》显示,超八成受访医生有睡眠问题,尤其是熬夜和失眠,大多数睡眠时间不足6小时,而这会导致肥胖、糖尿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大增[1]。

    发布在JACC上的一项研究表明,与每天睡7-8个小时的人相比,睡眠时长不足6小时的人其全身动脉粥样硬化风险提高了27%。
    你的血管还好吗?
    Framingham评分(心血管风险)与睡眠时长的关系
    生活那么艰辛,难得有美梦来安慰,却又要不断地被唤醒,这也是医生值班时候最烦的一个问题,不仅仅是精神上受到困扰,连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也增加34%了。
    每次被叫醒时你想到了什么?
    Framingham评分(心血管风险)与睡眠片段化指数(SFI)的关系
    身心健康,医生“心”的健康又如何呢?
    对大多数医生来说,加班的压力,工作环境的压力、科研的压力、健康的压力、家庭的压力接踵而至......

    连续值班两天,手术一台接一台,想老婆孩子了也只能开始视频看一眼......

    节假日,刚写完入院记录的你打开朋友圈看到的是邻居全家出游的照片......

    同学会,高考成绩不如你的的那个同学已经是上市公司的高管了,而你还在为升副高而努力。

    物价房价节节攀升,而你的工资却一直停滞不前,都在批评以药养医,可不拿那些钱又如何养家糊口呢?

    天天骂医生检查开得多,假如开少了漏了某个诊断,难道不要主治医生来背锅?

    住院两三个月的患者,没啥特别的变化,病程一样要写,还得每天都不同,写小说难度都没有这么高。

    又要临床又要科研,请看被“SCI”毁掉的中国医生。

    还有暴力伤医,还有道德绑架,还有......
    这山它又高又大,不是吗?
    数据来自《医生群体生存调研报告》
    重压之下,职业倦?。╞urnout)、焦虑抑郁随之而来,来自Medscape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44%的医生有职业倦怠,11%常感觉情绪低落、难过等,4%有患有抑郁症。

    是的,医生患抑郁症的风险要更高,澳大利亚的一份来自14000名医生和医学生的问卷调查显示:医生患抑郁症的比例是普通人群的4倍,且在之前的一年当中,有1/10医生和医学生产生过自杀的念头,而加班无疑是其主要的影响因素。
    连续值班两天,心情怎么会好?
    数据来自Whitehall II研究:加班是抑郁症的独立风险因素
    心血风险、抑郁风险,仿佛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对抗死神的他们面临着死亡
    2018年1月23日:痛心!急诊医生一晚接诊40人后猝死留下两个孩子小的才5个月;

    2018年2月26日:宁医大总院主任医师何卫彪离世,数十万人网上悼念;

    2018年3月1日:安徽省宿州市泗县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时林医生又突然猝死,享年51岁;

    ......

    这种新闻已经司空见惯了,没啥好稀奇的,中国医师协会资助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医生在2013-2015年有46位因过劳而死亡,主要集中在30-39岁。

    而出现抑郁的征兆之后,压力越大的医生反而越不会去寻求帮助,医生成了美国自杀率最高的职业,是平均值的两倍以上。
    自杀成功的那些人填写报告了吗?
    数据来自《2019年美国医生职业倦怠、抑郁和自杀报告》,别问我中国的数据,我也没查到
    来看一些乐观的数据
    2017年底,全国卫生人员总数达1174.9万,其中卫生技术人员898.8万,执业(助理)医师339万。

    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2.44人,每万人口全科医生达1.82人,每万人口公共卫生人员达6.28人。
    我相信未来会更好!
    你呢?
    数据来自卫生事业发展统计公报:10年间每千人医生增长56%
    国家正在积极推动分级诊疗制度,调整医疗资源结构,随着医改的进行,三级医院的医生的压力必然也会逐渐的减少。
    未来是光明的,但是即使人手充足,作为医务人员,加班依然是难免的,此时就要注意在忙碌过后,学会调整自己的生理及心理状态,降低自身疾病风险。

    如果觉得不适,千万不可以勉强。

    最后,请答应我,即使再忙再累,也要留出一点儿时间来爱自己,好吗?

    来源:梅斯医学

    参考文献:

    [1].2017《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

    [2].Silber JH, Bellini LM, Shea JA, et al.Patient Safety Outcomes under Flexible and Standard Resident Duty-Hour Rules.NEJM. 2019 Mar 7;380(10):905-914.

    [3].2017年《中国医生生存现状调研报告》

    [4].Cappuccio, F. P, Cooper, D, D’Elia, L, Strazzullo, P. & Miller, M. A. Sleep duration predicts cardiovascular outcom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studies. Eur. Heart J. 32, 1484–1492 (2011).

    [5].Shan HP, et al. Overwork is a silent killer of Chinese doctors: a review of Karoshi in China 2013-2015. Public Health. 2017, 147:98-100.

    [6].Domínguez F, Fuster V, Fernández-Alvira J M, et al. Association of Sleep Duration and Quality With Subclinical Atherosclerosis[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2019, 73(2): 134-144.

    [7].Marianna V , Stansfeld S A , Rebecca F , et al. Overtime Work as a Predictor of Major Depressive Episode: A 5-Year Follow-Up of the Whitehall II Study[J]. PLoS ONE, 2012, 7(1):e30719.

    [8].2007《卫生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9].2017《卫生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10].Medscape:Medscape National Physician Burnout, Depression & Suicide Report 2019


    推荐阅读

    最近更新了微信版本的人,大家很难在杂乱的消息列表里找到梅斯!

    其实只要简单的几步操作,将梅斯置顶起来——
    80%专业医生都在用梅斯医学APP


    改善医疗质量


        关注 MedSci梅斯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江西福彩15选5转账给私人帐号_江西福彩15选5专业彩师 食神| 武汉军运会| 落叶归根| 非常完美| 雪莉| 林书豪40分6篮板| 电影天堂| 洛丽塔| 武汉军运会| 玉林化工厂爆炸|